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19年08月18日 星期日
法院文化
當前位置:首頁 » 法院文化

李關君詩集《冬日里的小蘭花》出版發行

來源:隴南文藝 作者:李關君 責任編輯:伏彥宇 發布時間:2019/6/6 17:22:30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近日,隴南市80后法官詩人李關君所著詩集《冬日里的小蘭花》由敦煌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詩集共收錄作者近些年創作的120多首詩歌,由禮縣原文聯主席、作家陳睿達(式路)做序,甘肅詩歌八駿包苞,《甘肅法制報》記者、詩人曹治評論。

微信圖片_20190606172255.jpg

員額法官和浪漫詩人之間,是否隔了萬水千山?幸好,我們在李關君身上收獲了兩個群體交融的可能性。關君兄的詩集,如高天飄渺行云,也如沃野清溪流水,在遼闊與入微之間游弋,得心靈自由之趣。境界極美,節奏極妙,值得一讀。

                                                      ————晉言,男,法律人詩社創辦者,法學博士、資深法治新媒體人,中華詩詞學會會員,中國楹聯學會野草詩社副理事長。出版個人詩集《少作集:法理詩情兩地書》。


讀了關君的詩集,不由心生敬佩,俠骨柔情,劍膽琴心,一個鐵面審判的法官,竟然寫出了如此細膩、柔美的詩句!我想這一切源于他對生活的熱愛和對生命的感悟。這些詩歌不僅是為他自己的人生歌唱,也喚起了這個多元化、快節奏時代的返璞歸真和靈魂覺醒。

                               ————  周文馨,女,法制日報社甘肅記者站站長,中央新聞單位駐甘肅記者聯合會會長,從事新聞工作22年,采寫法制新聞15年。


李關君的詩歌往往即物生情,在平時日常生活中,對一草一木都可擷取詩意的靈感,他又有點錦上添花的技巧,取譬設喻常常出人意料,在最庸常中見智慧,樸實中見真知,既在藝術上帶給我們美好的體驗,又在文化的層面給人以啟迪。

                                       ———— 翟榮生,男,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宣傳處處長。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甘肅首席代表處副主任、國家高級攝影師,甘肅省攝影家協會副秘書長。


李關君的這本詩集通過對故鄉風物、個人內心、城市生活、親情愛情等場景和細節的詩意截取,表達了而立之年后對人生與生活的復雜感悟和獨特情緒,詩歌語言質樸、情感濃烈,富有感染力。詩集的順利出版,為我市文藝百花園里增添了一縷春色,在此表示真摯祝福!

               ——張紅霞,女,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曾任隴南日報社總編輯,現任市文聯黨組書記、主席。


生活如詩,詩如生活。你的眼里生活是苦的,你的詩也許滿是苦澀;你眼里的生活是美的、甜蜜的,那你的詩一定是純凈的 、靈動的,正如那冬日里的一束小蘭花。關君第一次投稿我看了后很驚喜:路子正,觀察細微,有思考,基礎好。沒想到一年多的時間,竟然出了一本集子,給了我更大的驚喜,愿《冬日的小蘭花》給人帶來溫馨與幽香。

——武誠,男, 《隴南文學》主編,先后在《劇本》《飛天》《文學界》《連云港文學》《朔方》等刊物發表小說、劇本、散文等。代表作有中篇小說《槐樹壩人物》《四扇屏》《飄零人家》等。


歌者心靈的旋律一旦擴散,足以讓吟者感懷。帶著藝術的潮濕,關君的詩歌潤澤著生命的每一個細節。對詩歌境界的追求,已經成為他經年累月重要的精神支撐。他的筆尖,就是心思的流露,起筆之處是具體的可感的,也是我們目光所及的平凡事物和樸素生活。

———曹治,男,甘肅省作協會員,《甘肅法制報》記者、詩人。


式 路

 

怎樣的詩才算好詩?一百個讀者會有一百個讀者的不同審美標準,你以為美的,別人也許并不認為美,每個人的閱歷修養不同,看待事物的觀點自然有所差異。即便如此,詩人的嘔心瀝血,倘能在讀者心里哪怕掀起的是微波細瀾,也應視為創作的成功,因為,在我們的閱讀中,不乏讀了三卷五本,卻不知所云,如墜煙海的詩人自以為絕世之作的文本。近日讀李關君詩作,感到最珍貴的就是他的詩歌所傳遞的美和情。閱讀的過程中,一股發自內心的敬意油然而生。

李關君詩歌的意象是美的。美是讀者的感受,也是作者的詩詞造詣在他的創作中的自然呈現,更是他的心靈撫摸客觀世界形之詩歌的投影。詩歌傳達的美境,是作者心靈美的再現,是作者的善良和溫情關照現實世界時閃耀的靈光。一個心靈惡毒的人,他看世界時滿眼都是丑惡和罪孽,滿眼都是對這個世界的憎恨和仇視。所以,我以為,美,是人性,更是個性,是一個人的世界觀的體現。詩歌,作為供他人閱讀的作品,客觀上就具有無限傳播的可能性,它就應該是美的東西,這樣才能感染和教化讀者,通過閱讀美的作品,感受作者美的心靈,感受大自然的美、生活的美,讓人間充滿溫情,充滿愛心,讓每一個讀者都對未來充滿渴望和歆羨,這就是它的美學意義,也是它的社會意義。李關君的詩就具有這樣的美學意義和社會意義。

他的《暖心》具有代表意義:

 

一只黑狗

在河邊,仰起頭凝望

夕陽的余光一閃而過

孤獨的身影,瞬間幻化成

一縷黑煙

 

波光粼粼的湖面

誰在晚秋遺落,滿河谷的碎銀子

還有無數

眨眼睛的星星

 

古人說,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這樣的詩便是好詩。這首詩已具有了這樣的品格。像是一個鏡頭特寫,像是一幅油畫,當然是一首詩;畫面是那么鮮明,詩意是那么濃郁,詩情與畫面的交融是那么自然,讀之,自然打動讀者,吸引讀者目光,給讀者傳達的美境是顯而易見的。環境是河邊、夕陽、黑狗,色彩反差是鮮明的。這是靜像。靜像看上去就很美,美中藏著詩情。詩意并非僅此,還有動像:當狗在夕陽斜照的傍晚跑向遠處時,說狗跑動的身影是“一縷黑煙”,這樣傳神的描繪,沒有對生活的細致觀察和遣詞造句的修煉是絕難完成的。詩寫到這里,應該說,已經完成了一個意境的表述,也可以結束了,但作者并未至此作結,而是進一步細致地描繪河水的情景。河邊的狗跑向遠方,目光自然落在僅剩的河水和河岸了。作者仍采用動靜結合的手法,給讀者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波光粼粼的湖面”在晚秋的夕陽里看上去,就像是一河碎銀子在作響。多精彩的描繪,依然是強烈的畫面感的凸顯。接著,作者又打了一個比語,說河水的微波在夕陽下看上去像是無數星星在眨眼。擬人化的描述,無形中強調提升了所寫之事物給讀者的印象。這里,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作者把時令放在晚秋,這不是簡單和隨意,而是獨具匠心的用意,只有選擇晚秋,河水才具有肅穆和冷峻的神情,才有了銀光和硬度感的視覺效應,才更具表現力,微波在夕陽下的閃耀才更像星星在眨眼。再看意境和題目的照應,題目是《暖心》,晚秋的氣候自然有幾分清冷了,河水清澈、寒涼,可有夕陽斜照,一暖,一涼,對立存在著。再感受全詩描繪的意境、畫面和詩中潛藏的作者寧靜的心情,自然就有一股溫心的感覺了。溫情寧靜的心緒,作者雖不著一字,但我們通過詩人的全部描繪仍然能感受到。動靜結合不斷交替的畫面,匯成了美的情景,美的展現,美的感受,這就是這首詩強烈的美的感染力。再看一首《綻放》:

 

清晨的小鳥嘰嘰喳喳

吵謝了桃花,驚醒了梨花

熟睡的人兒不想醒來

續個好夢,翻身在春天清晨

 

樹上的綠芽柔嫩,世界已然繽紛

春天真來了,花都開了

鳥兒跳躍躥動

把花香沾滿全身

 

這首詩同樣給人美的享受。擬人化的描寫,讓春天給讀者心里留下燦爛美麗的印象。作者心靈的純潔,作者的溫情、善良和對自然的熱愛,依然讓我們感同身受。第一節,寫情景,呈畫面,擺布景象:清晨、小鳥、桃花、梨花、夢,這些名詞就像繪畫的色彩組合,斑斕、優美、詩意。小鳥吵謝了桃花,驚醒了梨花,悅耳的鳥鳴是怎樣地經久不息,桃花在鳥鳴聲里謝了,梨花在鳥鳴聲里開了,一個“吵”字,一個“驚”字,一個“謝”字,一個“醒”字,讓桃花和梨花都有了人的意識和感覺。更重要的是,在春天里做春夢的人盡管不想醒來,可還是被鳥兒的鳴叫喚醒了。這是一幅戀春圖。全是動態的呈現,是一個接一個急促的畫面更迭和詩意呈現,給讀者又營造了一幅鬧春圖。第二節,突然把視野一下子放大,由清晨一下子擴展到整個天地。說“樹上的綠芽柔嫩,世界已然繽紛。”我們可以想象到,春天來了,百花競放,萬物復蘇,春意盎然,春情無限。這是多么令人心曠神怡的美好時刻,“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作者描繪的正是這樣的詩情畫意,抒發的是對春天的貪婪,對大自然的熱愛,是對喜悅的托物抒發。因為春日的風和景明,作者看鳥兒的跳躍,感受到的是“把花香沾滿全身”。春天里,鳥兒飛動時,好像它們的翅膀上,身上都沾滿了花香,它飛到哪里,就把花香帶到那里;春天,就是香滿人間的世界。這樣的春天,怎么不叫人熱愛,不叫人留戀歌唱呢。作者描寫的美,不僅是自然的美,更是對美的高歌。作者生活在改革開放40年后的今天,人民生活的巨變,社會的巨變,我們的國家由貧窮落后變為世界上不斷富強,所有這些,都讓作者無時無刻感受到生活的幸福,心情的愉悅,所以,充滿作者心靈的是美的無處不在,這種心情,質言之,是現實生活在作者心靈上的投影。詩言志,心中不正,則眸子眊焉,心里有了春天,滿眼都是春天。所以,我認為,作者對大自然的贊頌、歌唱,其實質,是對今天我們這個時代的贊頌和歌唱。類似這樣的詩篇,在這個集子中比比皆是,這里只舉其一二。

對情的抒發,是這本詩集的又一特點。詩不是說理的,詩是表意傳情的,且是形象地傳遞,不是說教。以情動人是詩中應有之義。作者很重視情的抒發,不僅讓詩具有美學特質,更有情義傳達。就像一個人,不僅具有外表的美麗,更有內在蘊涵。這樣,詩就有了風骨。《牧民》就是這樣一首詩。也許是作者行走時經過牧場,也許是作者在車窗口遠遠看見牧民的帳篷、草地、牛羊,也許是作者心里忽然浮想起牧民的生活現場,但作者的心靈感受是真實的,表達是真實的:

 

心里掛念著牛羊

還想銘記住這里的一切

讓靈魂牽引

我想觸摸牧民們

低低矮矮一排排土房

我想躺在曬干的牛糞上

嗅著世界上本源的清香

 

我想擁抱一份真實

牽著她的小手

在遼闊的草地上漫步

我想帶著她

細數點點野花和蘑菇

不傷害不采摘

獨享自然的生長

 

因“心里掛念著牛羊,還想銘記這里的一切”,便想觸摸牧民們低低矮矮的土房,還想躺在曬干的牛糞上,嗅一下世界上本源的清香。這是何等徹心徹肺的表白,這是用自己的心去貼近泥土,貼近牧民的生存現狀,體恤、真摯,多么厚重的情感。這里,我們會不由自主想起艾青的名句:“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兩位不同時代的詩人,在表達對生活對土地的熱愛上是何其相似乃爾!如果說上節僅僅表達的是作者看到牧民的生活場景以及作者內心感受的話,那么下節則是作者情感的進一步升華了:我“牽著她的小手/在遼闊的草地上漫步”,“我想帶著她/細數點點野花和蘑菇/不傷害不采摘/獨享自然的生長”。特別是“細數點點野花和蘑菇”,多富有詩情的佳句,一下子讓全詩有了看點,有了情韻,如一石擊起千重浪,因一句詩的出現,整首詩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充滿活力,境界全出。細數這首詩的意象,其實并非全是美景,倒是極為樸素的景象,無非是牛羊、牧民、低矮的土房、曬干的牛糞等等,卻因傾注了作者真摯的感情,便使這些庸常的景物一經情感普照,一齊披上了絢麗的輕紗,變得圣潔而美好。更難能可貴的是,面對遍地的野花和蘑菇,不傷害不采摘,讓它們去自然地生長,這樣純潔美好的心情,這樣細膩深厚的愛,如同一顆晶瑩的露珠,在陽光下是那么明艷,一萬年都不想讓它滴落。綿延深厚的情感在他的許多詩中都可看到。《合歡》的最后一節這樣寫道:


我攬住熏人的飛紅

靈動的體態,秀美的花容

撫順她吹亂的頭發

梳理掉沒著沒落的冷清

相擁而棲的對葉里

一朵朵花仙左顧右盼,倩影飄動

 

依然是詩意的展現,對合歡的愛,對生活的愛,對所寫景物的用情一目了然。這里,“熏人的飛紅”,“一朵朵花仙左顧右盼,倩影飄動”,是多么優美的景象,作者傾注在這些景物的情感是那么濃郁而浪漫。依我的理解,合歡應是美的象征,理想的托物,是真善美的合一,對她的愛,對她的贊頌,充分體現了作者對真善美的追求,表達的是對人類對所有美好景象的熱愛和企盼,是個性情感的衷心表述。《迷戀》同樣感人至深:

 

我唯一想不明白的

是你悄無生息的別離

我已離去

但在轉身離開的地方,一瞬間

遠處似乎還留有你迷戀的目光

 

許多人啊

不只是見一面那么簡單

那還不夠,面對離去的身影

靜悄悄看著,默不作聲

那得有多么沉重的思念

壓在心底發不出聲來

 

看上去,這是一首寫戀情的詩,或是對邂逅的回味,離別的情景在作者心里久久不能忘卻,如在眼前。對面的人已離開此地,自己也不得不離開這里,但在“轉身離開的地方,一瞬間”,“遠處似乎還留有你迷戀的目光”。大有“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的情景,有“想哩想哩實想哩,站在面前還想你”的愛戀;愛,是如此刻骨銘心,就因這情感的表達,就因這精妙的詩語,才收到了強烈的藝術效果。可見作者對詩語的錘煉是多么用心,否則,再深的情,如果沒有精準的詩句表達,依然無濟于事。到了下節,這種思念和迷戀的心情仍在發酵擴散,“那還不夠,面對離去的身影”“靜悄悄看著,默不作聲”。面對面卻無聲,“那得有多么沉重的思念壓在心底”才“發不出聲來”。詩到最后,情到至深,已拋開了委婉和借代,成為赤裸裸的大聲呼喊了。這是一種撕心裂肺卻無聲的述說,是愛到極深后的無語,是情到至深時的呼喊。總之,我們不能不被作者表達的情、傳遞的愛深深打動。

讀完詩集,深深感到作者為詩的能力是極為強大的,在他的眼里,山水溝陵,草木蟲魚,風花雪月,皆為詩行,信手拈來,都是他托物言志言情的表達。而且,時不時常有驚人之語,這使他的詩充滿了對讀者強烈的吸引力。總體上看,我以為他詩里所傳達出的美和情是它們的共同稟賦,是一脈相通的兩個特質。諸如美學大師宗白華所言:“藝術須能表現人生的有價值的內容,這是無疑的。但藝術作為藝術而不是文化的其他部門,它就必須表現美,把生活內容提高、集中、精粹化,這是它的任務。”同時他還說:“在一個藝術表現里情和景交融互滲,因而發掘出最深的情,一層比一層更深的情,同時也透入了最深的景。一層比一層更晶瑩的景;景中全是情,情具象為景,因而涌現了一個獨特的宇宙,嶄新的意象,為人類增加了豐富的想象,替世界開辟了新境。”李關君的詩,是具有了這兩種品格的。    


 

一個法官和他的詩意人生

包 苞


認識關君很久了,不知他也寫詩。

寫詩不是一種職業,我不會勸誰寫詩的。

當關君把他的詩集送到我的手上,說實話,我有點詫異。我知道現實中的關君是一名法官,從事維護公平與正義的工作,政績卓著,年輕有為。這么多年來,我國司法制度建設取得了長足發展與進步,但也付出了慘痛代價,這對于一個詩人來說,有時,會對從事這個職業的人有一種說不出的芥蒂,好像,每一個司法人員都有違背良心的嫌疑,殊不知,我承受的對他們的不理解,他們也在加倍承受。所以,當我拿到關君的詩稿,有一種說不清的期待與不安。

事實也是,從文本來說,這本集子只是詩人內心的呈現,世界在他面前紛紛解構成樁樁美好,比如蒹葭、樹枝、狗尾草、小蘭花、三葉草、苔、紅嘴鴉等等,如果按照當下文本標準要求他,這未免有些苛刻,但是,如果結合他的職業,卻又讓人心生欣慰。有人說,眼里之物便是心上之物,這話很對。當一個人眼里有了詩,心里才有。換句話說,當一個人內心有了詩意,他的眼里才有美的呈現,而一個人如果心里沒有美好,他的文字再如何優美,都不過是一種偽飾而已,文字與他,不過是敲門之磚。而關君讓我高興的一點是,他首先能發現這個世界的美,能把這些美從身邊蕪雜撥亂中剝離出來,分解出來,他的眼里是有“詩”的,或許這正是他日的浩蕩之源。基于此,我并不苛求他的文本,只要求進一步呵護那些眼里之美、眼里之詩,從而讓詩歌之樹在內心茁壯起來。更何況,對于一個手握生殺的法官,眼里有美有詩,總比心頭無詩必然會更有正義,至于他的詩,那只是沃土上的青苗,時間會催熟它的。

最后,我以一個詩人的名義,祝福關君,詩歌之樹常青,心頭之美,常在!



微乐福建麻将辅助软件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码是什么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历史 广东时时几分钟开奖 福建36选7开奖规则查询 采摘网牛材网采摘吧 环海南岛国际自行车赛 时时网 想开个网上棋牌室 山东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秒速快3走势图 广东11选5开奖预测 15选5今晚专家预测推荐 官方pc蛋蛋二维码 94949494最快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开奖记录 辽12选5基本走势图